重新审视物质组成,论模态逻辑中的

Unity without Identity:A New Look at Material Constitution

内容提要:模态逻辑涉及的“必然性”具有多样性,作为逻辑系统定理的逻辑规律体现了逻辑的必然性,而模态谓词逻辑中反映“从物模态”的公式中的必然算子则主要体现了事实的必然性。同时,模态系统中的模态公理,从另一个侧面对该系统中的“必然性”概念的逻辑特性作了描述。“必然性”概念的界定与“可能世界”密切相关。在分析现实世界中事物的本质属性时,应限制可能世界概念的范围,摒弃现实世界的非真实情形。

作者简介:[美]L.贝克,美国范德堡大学哲学博士,马萨诸塞大学特聘教。

关 键 词:模态逻辑/逻辑的必然性/事实的必然性/可能世界/本质

译 者:张卫国,中国地质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

标题注释:基金项目:国家教育部九五规划项目《广义模态逻辑研究》

原发信息:《哲学分析》第20171期

在众多的现代逻辑分支学科之中,模态逻辑是最具有哲学意味的。这是因为模态逻辑研究必然推理,而“必然性”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哲学范畴。模态逻辑是以怎样的方式来描述和界定“必然性”的?它刻划的是什么“必然性”?这就是本文所要讨论的主题。

内容提要:在大卫像与大理石以及心与身之间的关系问题上,传统观点不是陷入同一论,就是沦落为某种形式的二元论。物质构成范畴作为一种“非同一的统一”关系,有望走出一条非还原的物理主义路线。一方面,根据模态论证,被构成的事物不是必然地同一于构成它的事物,在被构成的事物的本质上,构成观坚持了外在主义。另一方面,具有构成关系的两个事物,通过“双向”借入或派生,能够彼此共享模态属性以外的绝大部分属性,故不是二元分离而是相互统一的。物质构成作为一种新的哲学范畴有重要的形而上学和心灵哲学意义。

一、模态公理系统对“必然性”的刻划

关键词:物质构成/同一/分离/统一/借来的属性

现代的模态逻辑是公理化形式化的,构成模态逻辑公理系统的通常方式是在经典逻辑公理系统的基础上再添加模态算子和有关的模态公理,通过这些模态算子和模态公理来描述和界定“必然性”。

标题注释:本文受2014年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心理因果性理论的最新发展研究”(项目编号:14CZX039)资助。

1.必然算子

我们是时候重新思考物质构成(material constitution)这一古老的问题了。存在于一块陶土和由其制成的泥像之间、一块红白相间的金属制品和停止标志之间、或一个人和她的身体之间的是什么关系?假定有一种单一的关系存在于它们两两之间,这种关系是“严格的”同一、“偶然的”同一,还是别的什么关系?尽管这一问题近来引起了非常大的争议,但是我相信,从头开始彻底地想清楚这些问题会有哲学上的裨益。许多质疑与反驳都是以如下二分法为基础的:对于任何像整块陶土和由它制成的那个泥像一样关联在一起的x和y,要么x同一于y,要么x和y是两个分离的彼此独立的实在。我希望,通过放弃这种二分法,我们能够开始理解一种中间的统一关系,它有希望解决许多哲学问题,包括人是如何与其身体相关的。如果我是对的,那么,这种关系即非同一的构成关系不仅能够说明人,其本身也是普遍的和有趣的。

模态逻辑公理系统中一般用大写英文字母L 或符号□表示必然算子,必然算子是一元模态算子, 它的直观意义是“…是必然的”。关于必然算子在模态逻辑系统中的使用,有几点需要特别注意:

我这篇文章的总体目标是建设性的:我想提出进而为一种关于一个对象x在t时构成一个对象y意味着什么的说明辩护。根据我的说明,如果x构成了y,那么x≠y。(因此,我就拒绝了上述二分法的前半部分。)尽管我加入到了这样的行列,即他们都否认它们两两之间是任何意义上的同一关系,但我后来又与他们分道扬镳了,因为我也否认了所谓的“标准说明”的一个核心部分。②假设“铜”是一整块铜的名称,由其制成的一尊铜像叫“铜像”。根据“标准说明”,铜不是铜像。我相信,“标准说明”认为铜和铜像依然是分离的。相反,在我看来,铜和铜像之间的关系是如此紧密,以致铜和铜像虽然不是同一的,但铜也是铜像,这得益于前者构成了后者的事实。(因此,我拒绝了上述二分法的后半部分。)铜从铜像那里借来了是铜像这一属性,这里的“借”将会在下面详细地说明。关于借来的属性的说明将会表明,当x在t时构成y时,为什么x和y即使不是同一的,也会在t时分享彼此如此多的属性。因此,我的说明是在二分法所支持的两种选择(要么是同一要么是分离的存在)之外的第三种选择。

①在正规模态逻辑系统中,有必然规则:“若├A,则├LA”, 即若公式A是定理,则LA也是定理。 这说明正规模态逻辑系统中的定理都具有必然性。鉴于逻辑系统中的定理被视为逻辑规律,因而├LA中的必然算子体现的是逻辑的必然性。

构成关系在许多方面类似于同一,但又不同于同一。③如果x构成y,那么,x和y在空间上是重合的且分享许多属性,为了说明这一事实,我们需要构成类似于同一;如果x构成y,那么,x和y所属的类型不同,能够承受变化的种类也不同,为了说明这一事实,我们需要构成不同于同一。既然我的主要任务是将构成与同一区别开来,我将会强调,如果x构成y,x与y有哪些方面的不同。但是,过多地强调它们之间的不同会误入歧途:因为正如我在铜和铜像的例子中所看到的那样,x和y并不是两个彼此分离的且相互独立存在的个体。再强调一下,我想将构成理解为介于同一与分离的存在之间的第三种范畴。

对于逻辑的必然性,数理逻辑的先驱者莱布尼兹(G.W.Leibniz )曾作过精辟的论述。他提出了两种真理的学说,一种叫做推理的或理性的真理,“推理的真理是必然的,它们的反面是不可能的”;另一种称为事实的真理,“事实的真理是偶然的,它们的反面是可能的。”(注:北京大学哲学系外国哲学史教研室编译:《十六——十八世纪西欧各国哲学》,三联书店,1958年,第297页。)他认为, 逻辑和数学的定律是必然的推理真理,而现实世界中的自然规律则是偶然的事实真理,前者具有绝对的或逻辑的必然性,后者则冠之以条件的或道德的必然性。由此可见,逻辑的必然性是一种很强的必然性,对它的否定将导致逻辑矛盾。

我的出发点是人们日常生活中所熟知的事物,正如J.L.奥斯汀(J.L.Austin)所说的“中等大小的干货样本”。开门见山,我想对构成这种基本关系做出一种统一的说明,构成关系无处不在:纸张构成美钞;DNA分子构成基因;铁块构成汽化器;身体构成人;石头构成纪念碑;大理石构成雕塑。如果构成关系如我所认为的那样普遍,那么,我们就有很好的理由试图对它做出说明。

②在模态命题逻辑系统中,若A是任意的一个公式,则LA 也是系统中的公式,意为:“命题A是必然的”。至于命题A体现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必然性,仅就表达式LA本身来看并不清楚,一般地说,这里的必然算子体现的未必是逻辑的必然性,因为A未必是系统中的定理。

③在模态谓词逻辑系统中,有形式为LF、LR之类的公式,其中F和R分别是一元谓词和二元谓词,x和y是个体词,LF意为:“个体x具有性质F是必然的”,LR意为:“个体x与个体y之间具有相互关系R是必然的”,这类公式导致了从物模态。当个体域D被解释为现实世界中的某个具体的事物类时,F和R 分别表达了现实世界中事物的某种性质和某种二元关系,一般地说,它们所具有的必然性并不是逻辑的必然性,而是莱布尼兹所谓的事实的真理所具有的条件的或道德的必然性,我更愿意把这种必然性称为事实的必然性,因为它与现实世界的实际状况有关。例如,把个体域D 解释为所有的人所组成的集合,把F解释为性质“是动物”,仍用x表示个体词x的解释,则LF意为“x必然是动物”。我们从事逻辑研究的一个重要目标, 就是将逻辑应用于日常的推理和科学研究,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类反映从物模态的公式中的必然算子,主要体现了事实的必然性。

本文由365bet游戏平台发布于关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重新审视物质组成,论模态逻辑中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