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亚盐商江春如何攀上清代皇室,爱新觉罗·弘历

说起乾隆下江南,得先从扬州大盐商江春先生的府邸说起: 曾经风光一时的康山草堂,正是扬州著名大盐商江春的宅邸。 公元1751年,30岁的江春,风华正茂,年纪轻轻就已经跃居为扬州盐商的领袖。此时康山草堂,一片繁忙,处心积虑的江春正在为迎接他最大的财神爷乾隆皇帝做着精心的准备。 这是乾隆皇帝第一次远离京都,这次南巡无论如何不能遗漏的一站就是扬州,喜欢风雅的乾隆爷也想临摹一下古人的诗句,烟花三月下扬州,他想亲自体验一下扬州之夜的高古和风雅。 更重要的是,那里还是大清帝国的提款机。 对皇帝的宴请自然安排到了盐商领袖江春的家里。在乾隆到来之前,江春经过多方打听,对乾隆爷的口味已经了然于胸。他安排的菜肴让乾隆赞不绝口。 扬州档案馆的工作人员在《清宫扬州御档》里发现过三件乾隆下江南到扬州期间的饮食档案。从这些档案里,我们可以看出乾隆皇帝在饮食方面的喜好 从这份膳单中可以看出,乾隆在扬期间的御膳中,江苏菜、特别是淮扬菜相对较多,且多为主菜,例如鸭羹、蒲菜炒肉丝、莲子樱桃肉等,清宫占据传统地位的满族料理和鲁菜则有所减少。各种江南时蔬中,乾隆帝食用最多的便是春笋。 淮山鸭羹是淮扬菜席上的一道不可缺少的汤羹,它选用古镇码头栽种的淮山药为主要原料,配有熟鸭肉、火腿末、蛋糕丁、虾米、青蒜丝、鸡汤等,把山药蒸熟后,去皮,同熟鸭肉均切成小丁再加上配料放入热锅里烧开后,用湿淀粉勾芡,淋上少许熟猪油、芝麻油,撒上胡椒粉、青蒜丝即成。做成的淮山鸭羹,山药软糯,鸭肉酥烂,羹汤香浓烫鲜。 蒲菜,俗称草芽,为香蒲的嫩茎,蒲菜入宴在我国已有两千多年历史,《周礼》上即有蒲菹的记载。据传,这个蒲菜和南宋抗金名将梁红玉有关。话说南宋建炎五年,金国十万精兵攻打淮安时,梁红玉领兵镇守淮安被金兵长期围困,在内无粮草、外无军援的情况下,偶然发现马食蒲茎,因而取蒲菜代食,解决了粮食尽绝困境,军民同心协力,终于打败了金兵,故淮安民间又称蒲菜为抗金菜。自此,食用蒲菜在淮扬一带广泛流行开来。如今,蒲菜不仅在当地成为宴席中一道必不可少的主菜,更有无蒲不成宴的民间说法。 莲子樱桃肉则是一道苏州传统名菜,特点色泽樱红,光亮悦目,酥烂肥美。其颜色红亮,形态圆小,皮软味甜咸,由于乾隆比较喜欢,还把这道菜引入宫中。 至于春笋就不用描述了,春天的鲜嫩,无法形容: 除了精心安排的美味,这个年轻人还有更能取悦皇帝的筹码。 扬州的盐商喜欢蓄养戏班。这些戏班多以安徽艺人为主,也称为徽班。 江春自己的府上就有德音、春台两个戏班。这两个戏班能演出上千种剧目。为这两个戏班,江春每年要耗资3万两白银。那时候,3万两白银可以购买1200多亩良田。 戏班的演出让乾隆大为欢喜。以致回京之后,仍对在扬州听见的袅袅清音念念不忘。在他八十大寿的时候,乾隆让春台等四大徽班进京祝寿,这被视为京剧诞生的前奏

近日,扬州作家蒋亚林创作的长篇小说《大盐商》出版,该书以清代扬州大盐商江春为原型,描述了盐商这个亦儒亦商的群体。江春是扬州盐商的代表人物,最牛徽商以布衣交天子、一夜造白塔等故事汇集一身,乾隆皇帝为何对江春如此宠幸,记者采访了扬州文史学者丁家桐和《大盐商》作者蒋亚林,解读扬州大盐商江春不为人知的故事。 弃文从商:盐业经营上展露才华 江春字颖长,号鹤亭,旌德县江村人。生于清康熙五十九年,卒于乾隆五十四年,终年69岁。江春出身盐商世家,他的祖父江演幼年时即与其父担囊至扬州,用才智理盐策,数年积小而高大,成为两淮盐商的中坚人物。江春的父亲江承瑜也从事盐业经营,为两淮总商之一。 江春自幼接受良好的教育,曾拜王步青和筱园主人程梦星为师。丁家桐说,程梦星是扬州人,曾任翰林编修,素养甚高,艺事无不能,乃一时风雅之宗。父亲江承瑜希望他能够走上仕途,取得功名,为家族扬名。 22岁那年,江春参加乡试考举人,名落孙山。虽未能中举,其聪明才智却在商界得以施展。他弃文从商,协助父亲经营盐业,父亲去世不久,江春接任两淮总商,江春之侄江昉(江演次子江承玠之子)协助他经商。 关于江春的长相,袁枚说他身长玉立,角犀丰盈,李斗说他体貌丰泽。个头很高,魁伟而美颜,早年是个帅哥,到了晚年,美须髯,须白如银,又是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家。堂堂的仪表,再加上不俗的谈吐、处世的能力,很快地,他便成为盐商众望所归的领袖。 经商有道:办差不吝金银 江春行盐的旗号为广达,名以旗称,故人们包括乾隆帝在内又称他为江广达。《歙县志》中特别提到了江春:练达明敏,熟悉盐法,才略雄骏,举重若轻,四十余年,规划深远。 为皇帝办差,他不吝金银。丁家桐说,乾隆六次南巡,几次对边疆用兵,庆祝皇太后万寿节典礼,以及许多大工程和大灾的赈济,朝廷军政费用支出浩繁,各级地方部门,特别是盐务部门为筹措经费,江春都尽心尽力。据嘉庆《两淮盐法志》记载:乾隆十六年,首次南巡,驾临扬州,至乾隆四十九年,江春与他人急公报效、输将巨款达白银1120万两之多。 在担任两淮盐业总商的40年中,盐商事务纷繁,遇到矛盾聚众商量对策,江春总是神解独超,关键时说一句话,便是一锤定音,群商张目拱手,对他是服服帖帖。江春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才华,成为清代著名的客居江苏扬州业盐的徽商巨富,为清乾隆时期两淮八大总商之首。乾隆皇帝欣赏江春的办事能力,每当新的两淮巡盐御史上任前,乾隆总要对巡盐御史说:江广达人老成,可与咨商。江春成了当时朝廷与两淮盐商之间联系的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 投其所好:建园林献美食 乾隆六下江南,均由江春筹划张罗接待,即所谓江春大接驾。蒋亚林说,乾隆皇帝好玩,喜欢逛园子、听戏。江春亦投其所好,建园林,养戏班、献美食。 江春在扬州构筑了8处园林建筑。如乾隆二十二年,江春筹资在天宁寺兴建行宫,并将瘦西湖北边的江园献为官园迎驾,乾隆临幸江园,并赐名净香园。其他园林如水南花墅、东乡别墅深庄、退园、秋集好声寨、江氏东园、西庄,康山草堂等,最著名的则是康山草堂。乾隆曾两次亲临江春的别墅康山草堂,赐金玉古玩,题写怡性堂匾额。 据清宫扬州秘档载,乾隆三十年下江南路过扬州之时,两江总督尹继善、巡盐御史高恒、苏州织造普福等均曾多次献食,在这些献食者的行列中,出现了江春的名字,而且还参与了每一次的接驾并获得乾隆皇帝的厚评与褒奖。 乾隆五十五年,江春家养的戏班子春台班与三庆班、四喜班、和春班一道,奉旨入京为乾隆皇帝八十大寿祝寿演出,演绎出历史上非常著名的四大徽班进京事件。 扬州还流传着一夜堆盐造白塔的传说。说是一次乾隆在瘦西湖中游览,船到五亭桥畔,忽然对扬州陪同官员说:这里多像京城北海的琼岛春阴,只可惜差一座白塔。第二天清晨,皇帝开轩一看,只见五亭桥旁一座白塔巍然耸立。身旁太监连忙跪奏道:是盐商大贾,为弥补圣上游西湖之憾,连夜赶制而成的。尽管只可远视,不可近攀,但乾隆不无感慨地说:人道扬州盐商富甲天下,果然名不虚传。据说,这塔就是当时八大盐商之一的江春用万金贿赂乾隆左右,请画成图,然后一夜之间用盐堆成的。 家产消乏:乾隆借他55万两皇帑 江春得到乾隆恩宠,赐予他内务府奉宸苑卿的官衔,赏戴孔雀翎,成为当时盐商中仅有的一支孔雀翎。他被乾隆召见于镇江金山行宫,先后被赐御书、福字、貂皮、荷包、数珠、鼻烟壶、玉器、藏香、柱杖等物不计其数。乾隆二十七年,江春又因捕获销毁宫内金册而逃逸的太监张风,被乾隆赐予布政使衔。 最为风光的要数参加‘千叟宴’。蒋亚林说,乾隆五十年,江春等盐商献银100万两,贺乾隆登基五十年大典,江春受邀赴宴于京城乾清宫举行的千叟会,并与皇帝进同与宴,受锡杖。这千叟会每五十年举办一次,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宫廷盛宴,是清宫中规模最大、与宴者最多的御宴。所得恩宠在盐商里可谓登峰造极。 乾隆三十三年,发生了引起朝野震动的两淮盐引案,这是一次盐商勾结盐务衙门官员的经济贪污大案。审讯结果,一些二品三品大员 人头落地,而江春得到赦免,仅仅是革去职衔。赦免的理由,据袁枚记,皇帝说他临危不乱,有长者风。 江春虽受此打击,但乾隆仍对他信任有加,乾隆三十六年,因江春家产消乏,乾隆赏借他30万两皇帑,以资助他营运盐业。乾隆五十年,乾隆又一次赏借25万两皇帑给江春,按一分起息。江春死后,到嘉庆六年,嘉庆皇帝又因江春之子江振鸿资本未充,赏借5万两白银作其运营盐业资本,乾隆和嘉庆对一介商人如此关怀备至,在中国历史上实属罕见,绝无仅有。 文雅儒商:千金聘名角演戏 江春是一位兼具商人和文士双重身份的儒商,在文学艺术方面,有较高的鉴赏能力和爱好。丁家桐说,江春家中有一处随月读书楼,他白天做生意,晚上挤出时间来读书。时人应考,他却有兴趣选佳文刊出,名《随月读书楼时文》,相当于当时的高考试卷佳作汇刊。闲暇时,他还从事诗文创作,着有《随月读书楼诗集》三卷、《黄海游录》一卷,另有《水南花墅吟稿》等著作。 江春还是一位品位极高的戏曲鉴赏家,他酷爱戏曲,招引戏曲人才,组建戏曲家班,与艺人为友,江春家有德音、春台两个戏班。在招待四面八方官僚文人和社会名流的酒宴上演出。家中常常曲剧三四部,同日分亭馆宴客,客至以数百计。清人黄钧宰在《金壶浪墨》中说:春台、德音两戏班,仅供商人家宴,而岁需三万金。德音班唱的是昆腔戏,春台班唱的是花部戏,也就是乱弹戏。当时苏州的杨八官、安庆的郝天秀、四川的魏三儿名声最响,传说郝天秀的表演柔媚动人,直令观众销魂,人称坑死人。为了自立门户,扩大影响,江春花费重金征聘这些名角,演出一戏,赠以千金。 江春喜欢以文会友,凡士大夫路过扬州,多住宿于江春的康山草堂,他家中常常奇士云集,盛极一时。陈撰70岁后在他家里作客十年,方贞观、吴献可在他的秋声馆作客二十年,在诗、书、画、印方面贡献甚多,就连名满天下的金兆燕也长期在他的门下作客。

本文由365bet游戏平台发布于中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三亚盐商江春如何攀上清代皇室,爱新觉罗·弘历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