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邪的私家笔记,老九门二月红丫头怎么认识的

二月红和丫头的故事

电视剧老九门正在热播中,作为剧中的痴情担当张艺兴饰演的二月红对患病的丫头的体贴悉心照顾可真是相当虐狗啊!但是从播出的剧情中,老九门并没有交代二月红和丫头是怎么认识的,甚至丫头的身份是什么也无从得知。

那二月红和丫头的虐恋情深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老九门小说中有交代二月红和丫头的故事吗?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老九门》中,丫头没有名字,少时与父亲在戏园子对面开了一个小面摊,以此维持生计,二月红散场之后会经常光顾面摊,两人也就逐渐认识。二月红大丫头五岁,可以说他是以哥哥的身份看着她长大的。本以为只是过路客,却未曾想结下了一世情缘。

二月红是长沙有名的美男子,年轻时风流韵事很多。但是这样一个风流戏子,在逛窑子时救了一个普普通通的无名丫头,从此弱水三千 只取一瓢饮,金盆洗手,一心一意过起了平常日子。后来丫头身患绝症,二爷更是为了丫头散尽家财,甚至为了求药放下尊严跪在佛爷府前三天三夜,可惜的是并没有挽回丫头的性命。

图片 1

二月红,老九门排名第二的人,在长沙花鼓戏班子里是个唱戏的旦角,还算个名角。二月红的盘口是旧社会典型的盗墓盘口,表面是个班主,带着戏班到处走南闯北,其实白天唱戏,晚上就干盗墓的勾当,家伙都放在衣箱里,戏班里个个都有武功底子。下了斗也是奇景,那帮人倒一个小斗,根本就不碰墓底,用一根竹竿游着墓壁走,动作行云流水,那功夫也不知道是怎么练出来的。二月红不止唱腔优美,身怀绝技,更是个美男子。所以风流韵事不断,和很多名媛都有暖昧的关系,喜欢泡在妓院里。

他最出名的事情,反而和盗墓没有关系,是他年轻时候给一个“女儿”赎身的故事。当时卖妓女,从扬州带来的规矩,都是人贩子背着闺女,从闹市走一圈,这既是昭告天下,这丫头就要卖进去了。如果有什么要打抱不平的,就在这一圈里站出来,你要截就拿银子出来,我们也不推人进火坑,但是一旦进了妓院,对不起了,那就不是你到说了算的了。此外,这也是告诉那些达官贵人,几天晚上又有黄花大闺女可以开苞了,你要准备好洋元来打那个金枝。当时二月红还不是班主,这种戏班都是世袭的,他老爹在的时候,他只是少班主。

一日他在快活楼早上喝早茶的时候,就看到有一个十几岁的丫头被背着游街,二月红知道世态炎凉,这种事情他也见怪不怪,在那个年代,穷苦人家的丫头,卖进妓院也未必是坏事,因为妓院再怎么说也可以吃到饱饭,遇到个好的恩客,说不定还能做个几房的姨太太,就是说是有翻身机会的地方,你在外面,被人糟蹋是常有的事情。但是二月红当时看到那丫头,却是一愣,因为那丫头他竟然认识,那是他经常去的一家面摊家的女儿,小他五岁,可以说从小就是当着哥哥的身份,看着她长起来的,非常水灵和乖巧。怎么一下子就沦落到这个地步。

看着小姑娘在人贩子背上梨花带雨,二月红不禁唏嘘,因为那姑娘十分的水灵,四周围观的人很多,姑娘一边哭就一边在人群里看,绝望的在寻找什么,很快,这些人可能都会成为她的一夜恩客,她看到了各种各样的嘴脸,试图从中寻找一些同情和怜悯。就在那一刹那,她就看到了茶楼上的二月红,二月红也看了她一下,那小姑娘一下认出了二月红,她好像在绝望中看到了唯一的希望,突然就用尽力气对着二月红喊了一声:“哥!”那种绝望和乞求的目光,让二月红一下震了一下,他一下想起了当年跟在他屁股后面的牵着小手的小妹妹。自己是否可以就这么袖手旁观,把自己的一部分记忆葬送掉。

当时的人心,都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这么做也未尝不可,但是人总是有感情的动物,像二月红这样的多情之人,往往会因为一个眼神而做很多事情,他当时就知道,自己非救她不可。但是他的父亲不可能同意让他做这种事情,所以他身上不可能有钱给他去救那个丫头。二月红当时年少气盛,帽子一摘,施展绝技就从茶楼壁虎游墙而下,拦在了那个人贩子之前。那人贩子吃了一惊,因为已经很久没有碰到拦街的人,他自然是不希望有人拦街,因为拦街的钱为了显一个义字,要比妓院收的钱低两成,不由暗骂晦气。这大清早的,哪来的丧门星挡他的财路?但是一看这几位爷的身手,那从茶楼上爬下来的声势,他知道这几个人不能惹。

图片 2

于是他陪笑应酬,二月红也知道这也是外八行的一行,和他们自家肯定也有渊源。外八行之间不能起冲突,否则会使整个老九门的人闹僵,也不敢直接把这人贩子做了了事。两边一掐价,那人贩子就给了个天价,意思是你滚吧,这女的急救不了。当时二月红没有别的选择,他不能向他老爹去拿钱,不能截人,要救这丫头,只有出这个价钱。但是他肯定拿不出这个钱来。那人贩子对二月红道:“这丫头是平二的老鸨点的货色,这位爷如果拿不出这个钱来,那么还请让开。要真对这丫头好,今天晚上不妨去点那个灯,头一夜你柔点儿就是她的福气了。”

二月红当时已经无名火起,就对他道:“钱我有,我也要劝你一句,这财为不义之财,这么大桩的富贵,你要想想你担当不担当得起。你要觉得你担得起,那我给你取来,不过我劝你,小心富贵烧身。”这事情就谈不拢了,人贩子不信有人肯拿这么多钱来赎一个小丫头,就应了。二月红的伙计守着那人贩子,要在闹市再游一圈,二月红必须在这一圈内准备好钱财。他急赶到家中,穿戴上浑身的装备,一匹快马奔向西郊。又快马奔回,身上已带着黄土和三支金钗。

这个丫头后来成了二月红的夫人,育有三个儿子,在三十二岁的时候病逝了,短短十几年的幸福时光,她一直在二月红的怀抱中,再没有受到一点苦,之后二月红变的浪荡不羁。作为一个女人,在当时的社会,我觉得已经可以称得上幸福了,也是因为这样,之后女人对他趋之若鹜,但是始终没有一人能撩动他心中已经死去的感情,他心中活的永远是那个平淡无奇的面摊丫头,这种感情在哪里,我们无法知晓。也许是在那一声“哥”中,也许是飞奔回城的马上,但是这样的男人,是丫头的大幸,又是世间其他女人的大不幸。二月红终身未续娶,活到一百零二岁,死后与妻子合葬。他的棺材比妻子的高出一截,为的是让在地下等待了多年的丫头,能够再次靠在他的肩膀上,听他婉婉而唱的戏腔。

排名第二的爷叫二月红,二月红是个唱戏的旦角,在长沙花鼓戏里班子里还算个名角,二月红的盘口是旧社会典型的盗墓盘口,表面上他是个班主,带着戏班到处走南闯北,其实白天唱戏,晚上就干着盗墓的勾当。家伙都放在衣箱里,而且戏班里个个都是唱戏的武功底子,下了斗也是奇景,我爷爷说他见识过一回,那帮人倒一个小斗,根本就不碰墓底,用一根竹竿就游着墓壁走,动作行云流水,那功夫也不知道是怎么练出来的。

二月红不止唱腔优美,身怀绝技,而且据说是一个美男子,所以风流韵事不断,他和很多名媛都有暖昧的关系。而且喜欢泡在妓院里,他最出名的事情,反而和盗墓没关系。而是他年轻时候给一个“女儿”赎身的故事。

当时卖妓女,从扬州一带来的规矩,都是人贩子背着闺女,从闹市走一圈,这就是昭告天下,这丫头就要卖进去了。如果有什么要打抱不平的,就在这一圈里站出来,你要截就拿银子出来,我们也不推人进火坑,但是一旦进了妓院,对不起了,那就不是你说了算的了。

此外,这也是告诉那些达官贵人,今天晚上又有黄花大闺女可以开苞了,你要准备好洋元来打那个金枝。

当时二月红还不是班主,这种戏班都是世袭的,他老爹在的时候,他只是少班主。

一日他在快活楼早上喝早茶的时候,就看到有一个十几岁的丫头被背着游街,二月红知道世态炎凉,这种事情他也见怪不怪,在那个年代,穷苦人家的丫头,卖进妓院也未必是坏事,因为妓院再怎么说也可以吃到饱饭,遇到个好的恩客,说不定还能做个几房的姨太太,就是说是有翻身机会的地方,你在外面,被人遭蹋是常有的事情。

但是二月红当时看到那丫头,却是一愣,因为那丫头他竟然认识,那是他经常去的一家面摊家的女儿,小他五岁,可以说从小就是当着哥哥的身份,看着她长起来的,非常水灵和乖巧。怎么一下子就沦落到这个地步。

看着小姑娘在人贩子背上梨花带雨,二月红不禁唏嘘,因为那姑娘十分的水灵,四周围观的人很多,姑娘一边哭就一边在人群里看,绝望的在寻找什么,很快,这些人可能都会成为她的一夜恩客,她看到了各种各样的嘴脸,试图从中寻找一丝同情和怜悯。

就在那一刹那,她就看到了茶楼上的二月红,二月红也看了她一下,那小姑娘一下认出了二月红,她好像在绝望中看到了唯一的希望,突然就用尽气力对着二月红喊了一声:“哥!”

那种绝望和乞求的目光,让二月红一下震了一下,他一下想起了当年跟在他屁股后面的牵着小手的小妹妹。自己是否可以就这么袖手旁观,把自己的一部分记忆葬送掉。

当时的人心,都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这么做也未尝不可,但是人总是有感情的动物,是二月红这样的多情之人,住住会因为一个眼神而做很多事情,他当时就知道,自己非救她不可。

但是他的父亲不可能同意让他做这种事情,所以他身上不可能有钱给她去救那个丫头。

二月红当时少年气盛,帽子一摘,施展绝技就从茶楼壁虎游墙而下,拦在了那个人贩子之前。

那人贩子吃了一惊,因为已经很久没有碰到拦街的人,他自然是不希望有人拦街,因为拦街的钱为了显一个义字,要比妓院收的钱低两成,不由暗骂晦气。这大清早的,哪来的丧门星挡他的财路?

但是一看这几位爷的身手,那从茶楼上爬下来的声势,他知道这几个人不能惹。

于是他陪笑应酬,二月红也知道这也是外八行的一行,和他们自家肯定也有渊源。外八行之间不能起冲突,否则会使整个老九门的人闹僵,也不敢直接把这人贩子做了了事。两边一掐价,那人贩子就给了个天价,意思是你滚吧,这女的你救不了。

当时二月红没有别的选择,他不能向他老爹去拿钱,不能截人,要救这个丫头,只有出这个价钱。但是他肯定拿不出这个钱来。

那人贩子对二月红道:“这丫头是平二的老鸨点的货色,这位爷如果拿不出这个钱来,那么还请让开。要真对这丫头好,今天晚上不妨去点那个灯,头一夜你柔点儿就是她的福气了。”

二月红当时已经无名火起,就对他道:“钱我有,我也要劝你一句,这财为不义之财,这么大桩的富贵,你要想想你担当不担当得起。你要觉得你担的起,那我给你取来,不过我劝你,小心富贵烧身。”

这事情就谈不拢了,人贩子不信有人肯拿这么多钱来赎一个小丫头,就应了。

二月红的伙计守着那人贩子,要在闹市再游一圈,二月红必须在这一圈内准备好钱财。他急赶到家中,穿戴上浑身的装备,一匹快马奔向西郊。又快马奔回,身上已带着黄土和三只金钗。

这个丫头后来成了二月红的夫人,育有三个儿子,在三十二岁的时候病逝了,短短十几年的幸福时光,她一直在二月红的怀抱中,再没有受到一点苦,之后二月红变的浪荡不羁。

作为一个女人,在当时的社会,我觉得已经可以称得的上幸福了,也是因为这样,之后女人对他趋之若鹜,但是始终没有一人能撩动他心中已经死去的情感,他心中活的永远是那个平淡无奇的面摊丫头,这种感情在哪里,我们无法知晓,也许是在那一声“哥”中,也许是飞奔回城的马上,但是这样的男人,是丫头的大幸,又是世间其他女人的大不幸。

二月红终身未娶,活到102岁,死后与妻子合葬。棺材比妻子的高了一截,好让等待多年的丫头,能够再靠在他的肩膀上,听他婉婉而唱的戏腔。

本文由365bet游戏平台发布于中华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吴邪的私家笔记,老九门二月红丫头怎么认识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